大学生校内网

巫新华:从伊犁走出的考古学家

2013-09-06 12:23:01 来源:大学生网 作者:高校通讯员
文章《巫新华:从伊犁走出的考古学家》由作者高校通讯员投稿、专业知识学习栏目编辑于2013-09-06 12:23:01整理发布,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创业管理】

天山网讯(记者卢钟报道)2月27日,由中央电视台、新疆电视台及新疆考古队63人组成的“用文物说话让历史发声——塔克拉玛干腹地古文明探秘直播报道”活动在策勒县落下帷幕。这次为期15天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古文明探秘考古活动,新疆卫视汉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频道,以及中央电视台1套、4套、9套新闻栏目进行了直播,引起了各族观众的关注。3月25日,记者联系到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新疆考古队队长、塔克拉玛干腹地古文明探秘直播报道专家组组长巫新华,得知记者来自家乡伊犁后,他在百忙之中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记者:这次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主办的“用文物说话让历史发声——塔克拉玛干腹地古文明探秘直播报道”活动得到许多观众的关注,无数件考古文物和文化遗迹的重现也为我们勾勒出了一副昔日古代西域富饶祥和的身影。这次考古探秘活动有哪些重要的收获?在这次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巫新华:于阗(和田)自古便被称为西域佛国,也是佛教传入中原、东亚等地的第一站。这里不仅是塔里木盆地香火最为鼎盛的地方,作为中国佛教的发源地(西域向内地初传第一地),内地很多高僧大德西天取经首先到的都是于阗。因而最早的西天其实就是今日的和田。其中策勒县达玛沟区域又是和田地区佛教遗迹分布最为广泛的一个区域。2002年起,我们就对达玛沟南部区域佛寺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工作,根据我们对达玛沟乡区域进行的广泛田野调查,沿达玛沟水系从南至北,到丹丹乌里克古城(在策勒县以北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之中,距县城约70公里)的近100公里范围内广泛分布着20多处汉唐时期的重要聚落建筑和佛教建筑遗址,其中大型佛寺遗址群就超过10处,每个遗址群都有多座佛教寺院建筑遗迹。

2012年4月,我们在距离策勒县约40公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发现斯皮尔古城。2013年2月22日,我们又对这座古城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进一步的实地多学科考古调查与测绘,旨在初步确定古城形制、年代,并试图一定程度上推想还原古城居民的生活。经过实地测量,斯皮尔古城南北宽约300多米、东西长约400米,古城遗址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比较罕见的是,古城建筑形制为汉代风格的四重城,其中第一重城和第二重城均带有瓮城建筑,这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区域迄今为止年代最早的、也是保存最完整的汉代中原城市建筑风格的古城。同时,斯皮尔古城还有一个非常典型的特点,那就是迄今所发现西域古城遗址中唯一切实最早有完整园林规划遗迹的古城,年代应该在东汉时期,距今大约1800年。古文献记载以及已有的考古学资料表明,唯有西域三十六国中的渠勒国无论年代还是规模均与此对应。我们也因此初步认为,期皮尔古城可能就是渠勒国王城。

#p#分页标题#e#

这次塔克拉玛干腹地古文明探秘活动,可以说之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不过,因为参与这次活动的人数比较多,在后勤、交通方面还是遇到了一些困难,特别是参加这次活动的许多工作人员缺少一定的户外经验,意外时常发生(比如沙漠中走失)。因此,各方面的组织工作难度异常大,需要做到更细致和周到。

记者:之前看过您的一些资料,大学生社会调查报告,有趣的是,在大学里您学习的是维吾尔语,并且毕业后留校任教,此后,因工作的需要又先后学习了古代突厥语、回鹘文、德语、梵文。众所周知,大学生年度自我鉴定,考古中,不懂古代文字就像一个盲人,无法读懂古人为我们留下的信息,这些方面的知识恰恰为您日后从事考古工作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那么,在学习这些语言的过程中,您是否曾想到,有一天会成为一名考古工作者?

巫新华:这是个挺有意思的说法。大学时,我学习维吾尔语专业也是因为当时的环境造成的。1963年,我出生在伊犁的新源县,1981年,当时我们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要求填一栏“服从分配”,也就是说,我们的专业和志愿是可以调剂的,由上级机构来调整。可以说,当时学习维吾尔语并不是完全自愿的。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维吾尔语的基础,对于日后的考古工作帮助很大。因为在新疆,特别是在南疆进行考古工作,如果不懂维吾尔语,很难与当地的老百姓(荒野中的古代遗址、遗迹最先的发现者都是当地居民)进行交流和开展调查工作。

本科毕业留校工作后,因为工作的需要,又开始涉及与突厥语族相关的古代突厥语和古代回鹘语。研究古代语言,必然涉及古代历史和古代文化,在这方面,西方国家在历史语言和整个中亚历史文化研究方面着手早,在中亚研究方面积累了很多成果,特别是德国、法国、英国,于是我又开始学习德语。

在北京大学进修德语的学习过程中,我发现依靠纯粹的语言,要想把中亚的历史文化掌握好,自己欠缺的知识还比较多,后来就想到了考研。于是又考入北大历史系隋唐史专业,学习中国古代史。在一个多学期以后,赶上了一个机会,东方学系季羡林先生要招一个梵巴语专业的研究生,那是一个大约四五个人的研究小组,专门培养梵文的研究生。季先生看上了我的突厥语基础,希望我学完梵文以后,继续做中亚古代突厥语的研究,因此把我从历史系调到了东方学系学习梵文。

毕业后,得到系里的推荐和季羡林先生本人的保荐,让我直接读博,跟随季先生做古代突厥语的研究。然而在这个阶段,我已经对纯粹的语言学习产生了自己的看法。在当时的情况下,纯粹的语言学习不是学术界最需要的一种研究手段,社会接触面和学术研究拓展面都有一定的局限,且又需要大量的精力投入。而新疆古代历史面貌的还原除了已知的古文献资料、更为重要的都是实物资料(物质文化的东西),即绝大多数都是考古资料。很多研究资料都是通过考古这一手段被发掘出来的,对我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工作更有帮助,而我个人也对田野工作更感兴趣。所以1994年,红色中国梦实践报告,我又从北大的语言训练与学习转到了考古学的基本技能和专业训练,直到那时才可以说我跟目前的工作发生了直接的关系。

#p#分页标题#e#

虽然正式从事考古工作是在1997年,事实上,早在1987年,为了进行语言调查,入党申请书范文1500字,我曾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一个与世隔绝的村落了解那里的古代生活遗存,那也可以算是我的第一次考古工作。那次经历,也让我对考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欢迎浏览"巫新华:从伊犁走出的考古学家",更多信息请查看栏目【专业知识学习】或大学生校内网首页(www.dxs518.cn),转载请注明出处!

【 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

导航推荐

今日推荐

特荐专栏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16 大学生校内网 www.dxs518.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提供:大学生新闻、社会实践报告、就业实习、论文学习、校园资讯

黔ICP备15010652号-1